歡迎您光臨河南隆基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網站
首頁 > 新聞動態

房價問題尖銳到令社會痙攣 憤怒拳頭舉向房產商

發布:ljfca 瀏覽:2681次 2016-06-14

  房價緊張和尖銳到令社會情緒痙攣的程度,憤怒的拳頭舉向了房地產商,求援的手伸向了政府。

  "五一"黃金周過去了,北京平均每日賣出250套房子,廣州平均每日賣出118套。這絕不是值得樂觀的交易。眾多人在睇樓,更多人在觀望。

  買房還是不買,還是再等等,這是個問題,但不是孤立的問題。因為今天的房價并不是如同天外來客突然降臨到我們身邊,而是與上行中國的眾多因素一起浮沉。房地產商的辯白和預言家的斷言姑妄聽之,因為偌大中國,此時的政府、銀行、房地產商、知道分子、傳媒和已買房的同事都沒有把握告訴你,現在是哪種大時代的前夜--暴漲的前夜,暴跌的前夜,還是房價平穩的前夜。

  房地產巴士

  就像一輛巴士,上了車的人希望馬上開車,沒上車的人希望巴士能等等他--上了車的人是希望房價穩定或上漲的已購房者,沒上車的人是希望房價下降的未購房者。這輛巴士的名字叫做中國房地產,盡管有堵車,有交通事故,但它途經的下一站總比上一站的房價高出1000元/平米。

  指望土地供應充足之后、房價能應聲而降的心態仍在,但這是一個泡影。因為地價并不因供應充足而停止上漲。5月3日,10個城市的政府土地交易中心和土地儲備中心在深圳會展中心的春季房交會上交流賣地經驗,他們當然一致推崇令地價更高的招拍掛制。而鄒濤在現場派發"不買房行動"的10盒名片及收集簽名,其意義更多在于顯示了一種反房價暴漲的民間情緒的存在,并不妨礙深圳市民簽名之后仍然進場搜尋適合自己的樓盤。

  房價問題已經緊張和尖銳到令社會情緒痙攣的程度,憤怒的拳頭舉向了房地產商,而求援的手伸向了政府。政府的確在作為,在宏觀調控,提高貸款利率,調整土地供應計劃,打擊囤貨的房地產商。房地產商的確在提升房價,在博客和論壇上開釋責任,在指出對宏觀調控的困惑……但公眾此時得到的是:房價上漲和按揭貸款利率提高的成本一并承擔。

  2005年甚囂塵上的房地產泡沫破滅論煙消云散,公眾再也不敢輕信易憲容式的唐吉訶德們的良知勸語,轉而買漲不買跌--因為房地產是生活必需品,他們看不到跌的那一天寫在日歷的哪一頁上;況且政府也只是保證房價穩定,而不是保證房價下跌。

  在房價的問題上,我們能聽到關于外資熱錢進入、炒房族、銀行放貸太松、建筑成本增加、樓盤產品質素提升、剛性需求旺盛等說法;在房價之外,我們還能找到諸多參考物,它們能幫助我們厘清我們時代消費的真相,而不是令我們把房價問題一味歸之于房地產商或政府。

  憤怒人群、焦灼人群、愜意人群

  中國人的財富增長速度,不看胡潤版和福布斯版的富豪榜,不看民營企業產值、股市、房市、基金和保險市場,居民儲蓄余額是一個重要指標。1978年,中國的居民儲蓄存款余額為210億元,1988年達到3798億元,1998年年底達到5.3萬億元。1998年7月1日,在中國實行了40多年的實物分配福利房的住房福利制宣告結束,推行住房分配貨幣化和住宅建設市場化。2006年1月底,中國居民儲蓄余額達到了14.8萬億元。

  政府和銀行并不樂見國民的錢以儲蓄為重,而想引導到消費和投資上。政府以利息稅、加息、黃金周、發展旅游產業等種種手法試圖刺激民間消費;而民間財富在遞增并積累之后,也在尋找價值轉換出口;盡管國民收入中存在著以城鄉、地域、職業為單元的巨大的貧富差距,但全社會總體還是進入了10萬元級的消費狀態:房產成為個人價值符號;"私家車時代"被提升為時髦消費的口號,富豪階層則被導入對國際**奢侈品牌的消費。

  與汽車和奢侈品牌相比,作為生活必需品的住房消費雖然也有由低到高不同價位梯度的消費產品,但在房價節節攀升、單套面積越建越大的趨勢之下,總價高企的一手房市場已經無形中剝奪了大多數工薪階層的住房消費權。與收長的增長速度相比,這時,本被**定義為生活必需品的住房已進入奢侈品的序列。

  在政府提供的經濟適用房缺失、二手房市場滯后、租房被全社會視為過渡性的非主流消費行為的情況下,現在的一手房市場里擠滿了兩種憤怒人群:一種是本來持幣待購、現在卻發現鞭長莫及者,一種是因收入過低、寄望降價而終于無望者。除了這兩種憤怒人群,還有一種焦灼人群:過度透支成為業主之后令自己的生活捉襟見肘的房奴。愜意的人群只有一種:一次交清房款和輕松付按揭的業主。他們可以靜靜地享受或熱烈地討論房價的暴漲。生意好做的房地產開發商不敢愜意,因為他們成了眾矢之的;財政增收的政府更不敢愜意,因為政府有縮小貧富差距、令百姓安居樂業之責。

  房事欲望

  中國的一二線城市已經成為世界人居的集大成者和超級榜樣--至少從新樓盤的名字來看是這樣,它們囊括了全球發達**、發達城市、知名設計師、經典建筑和經典風格。一年前《新周刊》的《房地產語文》專題稱"你買的不是房子,你買的是一種生活方式",現在中國的房地產商更進化了,"你買的樓盤名字,就是你的生活方式"。

  中國的城市狀態與房地產業互為偉哥:城市化冒進,以房地產開拓新城區和新人氣成為政府的愿望;城市硬件大手筆投入之后,更多更好的人居條件使房地產增值;房地產開發的推陳出新和創意迭出,升級產品的同時升級價位;城市外來者的職業與收入漸漸穩定下來,安身立命,要分享城市之美;中產階層崛起,因恒產者有恒心,其消費以不動產為**;房地產廣告一律以房地產價值觀來導向個人價值,把不買房者暗示到了社會邊緣人和失敗者的位置。

  然后,我們看到了買家們房事欲望的高漲:只買房,不再租房;只買新樓盤,不買二手房;只買大戶型,不買小房子;高收入要買房,低收入東湊西借也要買房;女性要獨立,婚前就應先有房;擇偶不要按揭男,要一次付清男……盡管中國的經濟競爭力在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的排名中,已經從2005年的第31位躍居到2006年的**9位,但是中國的社會住房保障體系和社會福利保障體系遠未健全,中國人的貧富差距還很大,而中國人對住房自有率、住房面積的全民性欲望已經做到超英趕美了,人人都想一步到位。

  欲望導向消費,觀念決定行為。量入為出、謹慎消費的千年國民傳統被信用卡和按揭貸款撕開兩個大洞,許多人沒有被職業和婚姻套牢,但被房子套牢了。從此二三十年的人生,就圍著那兩廳幾室當作世界中心而旋轉。

  房價預言家們

  結論轉為指責老百姓的房事欲望過于貪婪,顯然是不公平的。對真正需要房子居住的人來說,誰能沒有個夢啊,況且他們正是高房價的買單人。"商品房的供應就是應該只針對中高收入者"、"成為房奴那是活該啊"、"整個收入和房價收入比是趨于合理的"……房地產商們的言論真實但是很傷人,而憤青式希望房地產崩盤的想法,對政府、銀行、廣大業主和社會安定都沒有好處。

  房價會繼續漲、還是跌、還是穩定?這是預言家們的主題。

  2006年4月,面對傳媒,學者王建預測中國大城市的地價10年后將漲3倍,而北京的房子、南京的房子、上海的房子還要漲,因為土地沒有那么多。策劃人王志綱說,當建設部的官員不再宣布新的宏觀調控政策時,市場就趨于穩定。潘石屹認為房價在未來能不能穩定,取決于房子的供應量、需求量和土地的供應量之間的平衡。

  5月9日,廣東省國土資源廳廳長林浩坤在出席"民生熱線"電臺節目時駁斥"地荒論",稱目前房地產熱都是虛火,綜合權衡預計3年后房價將趨于相對理性,建議市民等3年再作考慮。

  5月10日,北京房地產商任志強在個人BLOG貼出《宏觀調控應找準問題對癥下藥》一文,開出的藥方是"讓相當一部分家庭從(商品房)市場中剝離","將政府從土地與房地產市場交易中獲取的暴利,用立法的方式向建立社會住房保障體系轉移支付",去幫助那些買不起房的家庭改善居住條件。

  政府的宏觀調控政策可以積極影響存貸利率、房稅、土地供給、基礎建設拆遷規模、投資需求、炒房行為甚至收樓標準,但民間正常的自買自住需求如何滿足?降低房價門檻、建經濟適用房、補貼低收入家庭都是辦法,但都是很費周章的系統工程,一勞永逸的捷徑是不存在的。

  相信房價會降,10年內會時升時降,但總體會貴起來;要降到人人都買得起房?世界并無成功先例。

推薦新聞
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一区